西装

  AA4026
  舅舅,就是那个穿灰色卡其布中山装、拎提包、背一袋大米、坐一夜火车来我们家住一宿又匆匆离去的那个人。
  如果他就是我舅舅,那照片上的这个人又是谁呢?
  照片上,又高又瘦的舅舅站在街头。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,舅舅第一次出国,单位派他去英国和瑞典考察,一走就是两个月。这是一件大事,绝对称得上光宗耀祖,所以舅舅把这张在伦敦街头拍的照片洗了好多张,分发到亲戚朋友家,收到照片的人又都不约而同把它摆在了玻璃镜框的最中间。
  AA2027-1
  整张照片都是灰色的调子,看上去十分洋气,而我的舅舅以一套卡其色的西装和黑色的领带,恰如其分地融进了一派洋气之中。
  那套西装是单位让舅舅去北京红都订做的出国标准装,男的一律上衣、长裤、背心三件套,女的则是上衣、长裤、短裙三件套。颜色都是黑色、藏蓝,像我舅舅这样做卡其色条纹套装的,十分标新立异。
  在我以前的印象中,穿西服的,都是电影里的间谍、特务或者油头粉面、好逸恶劳的旧社会少爷。邻居中有一位叔叔是从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的。他家里有一套上世纪40年代在银行工作时订做的浅灰色条纹西装,可我从来没见他穿过。当时厂里有宣传队,演的戏里要是有坏人,就把他的这身衣服借走。后来他索性让裁缝把上衣拆了,给夫人改了一件两用衫。
  就在舅舅出国之后不久,《新闻联播》里出现了中央领导穿西装的镜头,不久全国就掀起了西装热。
  西装成衣很贵,便宜的也得二三百元,相当于普通人家一两个月的纯收入,所以商店里的西装总是试的人多,买的人少。只有经常开会的人,或者是参加特殊仪式的人,比如结婚,才会考虑买西装。当时爸爸妈妈都属于单位里年富力强的骨干,经常要去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出差,似乎是一夜之间,西装变得必不可少。他们开始琢磨到裁缝铺各做一套能应付各种场合的西装。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不少面料:毛哔叽、华达呢、凡立丁、法兰绒、板司呢、花呢,必须是纯毛的,混纺的次之,晴纶的完全不考虑。在五一百货大楼、解放大楼、开化寺、华泰厚、转了好几个星期,终于敲定了一块深蓝色的华达呢。因为裁缝的活儿太多,所以两个月后,爸爸妈妈才穿上了平生第一套西装。
  那段时间,他们不管是出差,还是旅游,或者去同学朋友家做客,穿的都是这套衣服,那相当于他们的礼服。影集里有好几页都是他们穿着这套西装在做各种事情的照片,称得上以不变应万变。
  把西装当作最高级的礼服,是人们的共识。所以秋菊才会在打官司时,会在棉袄外面套西装,就是为了赢得城里人的尊重。那么多人甩着商标都没有撕下的袖子、穿着皱巴巴的西装、皮带上挂一串钥匙,骄傲地迈向更体面、更讲究的生活,全然不知这有多么不合着装规范。
  上周,父亲陪母亲回老家探亲。他把我为他准备的冲锋衣扔在一边,在花T恤外面套上了一件十几年前买的灰西装。当我告诉他冲锋衣要比他这件西装时髦一百倍也贵十几倍时候,他吃惊地看着身上的衣服:“西装不是最好的衣服吗?”
舅舅,就是那个穿灰色卡其布中山装、拎提包、背一袋大米、坐一夜火车来我们家住一宿又匆匆离去的那个人。
收藏
创建时间:2019-03-14 16:29
浏览量:0
加拿大28彩票官网    服装文学    西装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